李世民负面报道:开创新闻先河

2018-08-11 02:36

  要说古代没有新闻那是不对的,其实一直就有,到时代结束才消失,转变正的现代。这种新闻和现代新闻一样记录和报道新闻事实,以为目的。区别仅在于:它的主要被报只有一个,就是当时的;它的读者不在,而在后世。

  这种新闻,就是记载私生活的《起居注》和记载和大臣之间公事的《实录》。这个的记者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职称,唐朝那会儿叫起居郎和起居舍人。按照规矩,这两个职务的人是不能结交大臣的,好其中立性—看看,古时候的人就对新闻的客观中立有这么高的要求了。

  N久以前的祖先设立这种制度,是为了制约当的孤家寡人们,好让他们为了保留一个好名声,不至于做太难看的事情,否则可就了—这一点,现在的术语叫监督。

  不过,诸位恐怕能看出个破绽:普天之下莫非王,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这个的从业人员,是的家奴啊;这个的管理权,也在手上。这万一想审稿、想发宣传要求,谁拦得住?有了这个,还怎么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啊?不了真实性,那报道还有什么意义啊?后世看过去,嚯,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,个个都是尧舜禹?名声想坏都坏不了,这还怎么制约啊?—这种担心,现在的术语叫新闻制度。

  N久以前的祖先也是懂得新闻规律的,于是他们做出了:不许看自己的《起居注》和《实录》,也就是取消新闻制。看不了,当然也就想不到和修改了。

  这个规矩被执行了很多朝代很多年,不知道多少被报自己的负面报道但又无计可施。而且,报道产生影响已经是后世的时候了,他还不能去找编辑记者算账。

  到了的贞观时期,伟大李世民,作为一个前朝实录读者,同时也是被报,对于无法阅读到关于自己的报道,无法让报道尽可能地有利于自己,感到心烦意乱、抓耳挠腮。尤其是,由于自己刚刚做了一些难言之隐的事,生怕传到后世读者的耳朵中。监督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李太爱惜自己的名誉了,他下定决心,不惜做出报道、违反新闻真实原则的事情。他做了一件新闻的大事:

  从他这时起,外人修史改为宰相修史。宰相是秘书,秘书处理的文案,自然有浏览和提出意见的。这样,从制度上了可以事先观看新闻报道,也由此,奠定了新闻制的基础。史书上说他看完后要求“削其浮,直书其事”—这一点其实很可疑,经过新闻之后的新闻,其中任何有利于新闻审查者的记录都是不可信的,谁能它是记者编辑原本的记述,还是新闻官要求写进去的呢?

  由这两本报道册产生的记载唐朝历史的几本书里,关于李世民当的重要过程“玄武门”之变的报道,有了不少出入—他杀兄弟逼老爹夺取的基本事实虽然没有变,但多了不少他不得已才做此事的理由,而前后又有不相符或逻辑上不能解释的地方。这些报道,给后世留下了疑云,这件事的真实情况,成了至今仍在研究的一个谜。

  既是读者又是被报还是宣传部的李元首对新闻报道的,给后世的新闻管理开了个不好的头儿,从此,很多朝代的历史—特别是关于丑事的历史,都有所修改,好让被报显得光荣正确一些。历史,因此出现了很多需要研究的谜团。